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年三十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年三十

  怎么薅羊毛赚钱

  这种老去的感觉,之前赵纯良还没有怎么觉得,毕竟不管是赵艾希赵德邦赵嘉文,还是赵来福,他们都只是小婴儿,赵纯良看着他们更多的是一种看着小宝贝小玩具的那种心情,可是,当他看到赵睿都已经长到了接近一米五的时候,他才真的发现时间真的是一点点的从不停留的往前进,而他也真的可以说是在变老了。尽管现在的赵纯良享有无尽的岁月,但是这种老并不是生理上的老,而是一种心理上的老。或许用不了多少年,赵睿就该谈恋爱了,又或许再过不了多少年,赵睿就要生儿育女,而他也将当上爷爷。赵纯良忽然间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当他们看到自己已经成为了这么多小孩的父亲的时候,他们会是怎么想的?是否也会像自己一样,有一种淡淡的惆怅。赵纯良将赵睿给放了下来,以前他可以单手抱着赵睿,但是现在赵睿已经长大了,再那么抱着就不好看了。“嘿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长肉,都不会瘦。”盖伦憨笑着摸了摸脑袋,走向赵纯良。此时的盖伦身上穿着一身金色的铠甲,这铠甲听说是爱德华朗多给盖伦量身定制的,重达一百多公斤,可现在穿在盖伦身上却好似一点重量都没有。“不错。”赵纯良拍了拍盖伦的肩膀,盖伦是同样身具着先天的血脉,经历过之前被赵睿焚烧过的情况之后,血脉已经苏醒,他的肌肉就像是石头一样坚硬,对于一个只有**岁的小孩来说,盖伦绝对是一个变态级的存在,就算是在成年人的世界里,盖伦也足以碾压大部分的成年人。这让赵纯良十分欣慰,当年顺手救下的一个小孩,如今却已经成为了紫荆花军团里的小战神,这人生的机缘有时候真的很奇妙。“阿爸,我的弟弟妹妹呢?我想赶紧看看他们”赵睿激动的说道,他早在很久之前就知道自己多了四个弟弟妹妹,不过因为在特训,所以他不能回来,眼下回家过年了,他对于这四个弟弟妹妹着实的好奇的很。“你们俩先去洗个澡,弟弟妹妹们现在还在睡觉,等洗完澡了我再带你们去。”赵纯良笑道。随处可以看到福字,这还是王宫第一次如此装饰,这些全部得益于赵纯良的一众妻子们,他们带领着王宫的佣人用了许久才将王宫给打扮成这副模样。盖伦和王有年两人也都坐在了饭桌上,王有年毕竟是一个活了几千年的怪物,见多识广,倒是不会拘谨,而盖伦则显得拘束多了,毕竟这是年三十的年夜饭,就算是桑巴国如今最受宠的大臣们也没有资格上桌,而他却能够坐在桌子上,那足以见得赵纯良对他的恩宠有多么的厚重。一桌子上的人其乐融融,不过让赵纯良觉得有些可惜的是,自己的父母依旧没有出现,他们就像是失踪了一样,全无消息。“我我我”吴媚举着小手说道,“我妈知道我给她生了个外孙女,高兴的很呢,说想要看看外孙女。”“我也想回去一趟。”南宫凤鸾说道,“妈妈说好久没有看到我了,也想看看咱们的德邦。”“那就一起吧。”黄媛笑着说道,“国内的好多亲朋好友,都很久没有见过了,这次刚好回去探探亲。”“那就这么决定了吧,年初三的时候,咱们一起回国。”赵纯良笑道,“咱们的根是在神州,孩子们也得带回去见见他们的长辈。”得到赵纯良的应允,所有人都十分的高兴,虽然在桑巴国这边衣食无忧,但是毕竟都是年轻人,谁在神州没有一些好朋友闺蜜啥的呢,眼下能够回国见他们,众人自然高兴万分。“今年是年三十,盖伦,算下来,你跟在我身边,也有三四年了吧。”赵纯良说道。“三年多,也算是有一些年头了,这样吧,我做个主,收你做我的义子,你觉得怎么样?”赵纯良问道。“不,不,不是的,不是的大叔,啊…不对,是,是干爹。”盖伦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都说你憨直,没想到也有些小聪明,这就喊上了。”赵纯良笑着说道,“你年纪跟睿儿相仿,我收你做义子,你跟睿儿彼此也就算是兄弟,我只希望你们两个能够彼此互相帮助,互相促进,睿儿比较调皮,你比较稳重,有你陪伴着睿儿,我也是比较放心的。”“这是我们神州的规矩。”王有年说道,“认干爹,得有一套流程,我来教你吧,首先你要…”盖伦紧张的按照王有年说的流程对赵纯良行了一番大礼之后,正式的成为了赵纯良的干儿子。“将来如果我不在这个国家了,你就得承担起守护这个国家,还有我的子女的责任,明白么?”赵纯良看着盖伦,面色严肃的问道。“盖伦明白”盖伦认真的点头道,“我以我的人头发誓,一定守护好这个国家”“给,睿儿。”江婉秋拿出一个红包,递给赵睿说道,“钱财是万恶之源,所以我在红包里放了其他的东西。”“这是咱们赵家的家规,你爸自己写的,我希望你能够恪守家规,为你的弟弟妹妹做一个好榜样。”江婉秋说道。“我知道了,阿妈”赵睿激动的将这张纸收好,说道,“我一定会给弟弟妹妹做好表率作用的。”“好孩子。”江婉秋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赵睿而言,钱财什么的都已经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做人,江婉秋要说唯一担心的,就是担心赵睿的成长出现偏差,所以她和赵纯良研究了许久,才写出了这样一份赵家的家规出来,目的就是要制约规范以后的所有子孙后代,只有子孙后代自己争气,整个赵家才能够真正的延续下去,不然哪怕赵纯良活上个几千年,赵家该衰败也必然是会衰败的。一顿年夜饭吃的十分和睦,酒足饭饱之后,赵纯良玩心大发,带着赵睿和盖伦,抱着擦炮和窜天猴什么的直接冲向了王宫的花园。只可惜王宫花园里没有牛粪,所以赵纯良没有办法再玩一次小时候玩的游戏,不过,赵纯良发现了一个新的玩法,那就是炸鱼。这可倒霉了王宫水池里的那些金贵的鱼儿,赵纯良一个擦炮扔进去,直接炸起一团水花,吓得那些鱼没命的逃窜。“这是窜天猴,下面点上火,会直接飞上天的。”赵纯良拿着个窜天猴,一边给赵睿讲解,一边拿着打火机将窜天猴给点燃。“那不是流星。”赵纯良脸色凝重,看着那些拖拽出长长的光亮尾巴的光点,说道,“那是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