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街头乞丐到营收2亿盘点赚大钱的小小生意

从街头乞丐到营收2亿盘点赚大钱的小小生意

  没有创过业的梦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创业一夜暴富,创过业失败的梦想着二次创业能再铸辉煌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创业的梦想:创业、小生意、扩大化、赚大钱。今天小编就为你盘点下那些小生意是如何发家赚大钱的,只要有小创意加上与自己现有的资源和技能,你肯定就能赚大钱。

  4 如果你不知道五道口枣糕王,肯定会诧异于这个场景:凛冽的寒风中,排起一条数十人的长队,从店门口一直延伸到马路上,阻断了整条人行道,不时有人跺跺脚、裹裹身上的冬衣。玻璃窗那头的姑娘冲着外头眼巴巴的客人抛去一句简短的安慰:“下一笼,五分钟。”这家小店拥有惊人的生存能力和复制能力—短短三年,北京冒出了近两百家枣糕店,80%是枣糕王的加盟店。

  五道口店是陈立至今唯一的一家自营店面。他的商业模式很简单:明星店面+加盟授课。“我这个店每月成本7万多,一年房租40多万元,人工20多万元。我大概教了三四年学员,总数有五六百人,平均两三天教一个。”

  他想尽办法维系着五道口店的明星地位—小心翼翼而又熟门熟路地处理好店里店外各种人的关系,计算客户的收入水平和自家成本利润小心定价,并保证每一笼的枣糕味道都一模一样。

  陆步轩,2003年因媒体报道“北大才子街头卖肉”而一炮走红。3年后,北大师兄陈生也在广东悄悄盖起了猪舍。如今,陆重新回到了政府部门,而陈却将“卖猪肉”做成了事业。目前,在广东各个城市,分散着500多家“壹号土猪”档口,去年销售量近20万头,销售额近6亿;2013年新年伊始,其迈开扩张步伐,强势挺进上海,并计划跨过长江而北上。

  北大经济系毕业的陈生以“劣币驱逐良币”的理论分析当时的猪肉市场格局。“自由市场竞争下,好的猪肉都被劣质品替代,鱼龙混杂。”2006年,他在广东做了大量实地调研,结果显示广州土猪猪肉仅占1% ,湛江市占30% ,县城占50% ,而乡镇一级则几乎是100% 。“这是一种非常不合理的格局,相对富裕的城市人吃不到好的东西,乡下人反而吃的是最好的。”

  为提高成活率,陈生转向“公司+农户”模式。公司租农民土地集中建猪舍,再以承包方式交给农民,并提供种猪、饲料和药物等,但承包者必须进驻猪场,一旦出现猪死亡,农民损失自担。“这种集中化、规模化的模式绝对不同于其它农牧企业的分散式承包制。”陈生特意强调这一点,“现在成活率达到98%。”

  陈生曾说,卖猪肉这个行业,营销是最难的。“会养猪的不一定会销售,会销售的不一定会养猪,而要从两者间找到最佳结合点,我觉得我们公司两者兼具。”但如果说壹号土猪品牌已经成功,恐怕50%的功劳归于他对市场的改革、改善的能力。

  2张桂芝是东北农村妇女,有一手做茶叶蛋的好功夫,在北京卖,一年能卖出去40万元。小小的茶蛋在她手里,变成了“金蛋”。有人说,她的赚钱“手法”比刘谦还牛。

  有个亲戚在廊坊开了个养鸡场,每天都往北京送鸡蛋。亲戚跟张桂芝说,她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卖茶蛋。论做茶蛋,她也是个行家。当年,张桂芝做的茶蛋,在村里都出名。她家的锅盖一掀,整个屯子都有香味。

  张桂芝一琢磨,在家里干呆,不如出门赚点儿外快。她每天一大早就起来,煮一大锅茶蛋,用自行车驮到儿子小区门口的报亭跟前。并用纸壳做了广告牌,上面写着:“茶蛋,一块钱一个。”

  2012年5月,辞掉蚂蚁短租总经理,与原负责赶集网团购业务的王连涛联合成立小猪短租。“独立创业以后,我晚上能睡上好觉了。”陈驰告诉记者,自己掌握了真正的决策权后,晚上再也不用为短期业绩考核辗转难眠了,“有了清晰的目标,按照行业发展的规律把握企业发展的节奏,远景是可期的”。

  陈驰透露,小猪短租的服务费率是10%,只面向房东收取。但现阶段小猪短租其将服务费收入多用于用户营销活动,如返给用户作现金券,其并不打算短期内盈利。“由于短租属于分享经济,具有规模经济的特点,当间夜量足够大时,短租平台的呼叫费、销售费、管理费等人力成本比OTA等更低,边际效应将大大增加。”

  他预计小猪一天的订单量超过4000间夜时方可盈利,而目前只有几百间,“前面的路还很长。”

  陈驰认为,小猪短租获得融资后最需要做的是保持冷静。在他看来,前进的道路上比拼的是耐力,所以必须合理分配“体力”,唯有如此才能成为这位蓝海的大玩家,而不被“淹死”。

  十三年前他是寒门学子,一路逃票,远上京城,为了中央美院的艺术家梦。可惜没有崔莺莺,没有大户的小姐雪夜相送,有的只是五环外的潦倒落魄,含辛茹苦;三年后,他终结范进式人生设计,从画师到设计师,再到老板,顺带业务员、设计师、文案十年间,从非典到西典,他实践了他的中国梦。现在他是北京城里知名展览公司掌门人,他将历史和现实深度融合,他将赚钱和启迪民智揉搓在一起。他是那个忘不了苦难时房东婆婆送上一碗羊肉汤的湖南娃子,他是爱和媳妇细仔种地、画画的“80后”商人,他是余武。

  湖南人骨子里敢闯敢拼的特质,让西典在中国电影博物馆室内展示设计全球招标中一战成名。那一天,22岁的我带着一同事来到投标现场,来参加投标的都是国内外行业内的“大牌”公司,都是西装革履的老板,都是宝马奔驰的座驾,我们什么都没有,甚至没有手提电脑。戏剧化场面出现了,在旁人异样的眼光里,我们极富创意的设计方案获得投标第一名。从此,在这个号称最需要“背景”“人脉”“资源”的行当里,我杀出一条生路。

  刚开始创业时,觉得创业是百米赛跑,能挣到钱就是目的。创业十年,慢慢知道创业和人生都是长跑,满怀激情和理想很重要,走稳每一步更重要。我们这个行业是一个慢行业,订单式生产、项目周期长跨度大、极重经营公司在业界的口碑。2007年4月,德国慕尼黑举办的世界工程机械展,西典承接国内知名机械制造商三一重工的项目设计时,将1500多平方米展馆都铺上中国的汉白玉石。这种将德国贵族装饰后花园的汉白玉弄来铺展台的“怪异”思路,引来众多业内人士参观。这是三一重工有史以来参展最成功的一届,我们在这个圈子彻底打响名头。

  三年前,三个创业的年轻人加班很晚,突然想吃外卖,在网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满意的外卖信息,他们灵机一动:“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做一个呢?”这个“灵机一动”变成了现在的“外卖库”,一个搜罗外卖信息的网站,最近还推出了外卖库APP。到目前为止,外卖库收录了北京外卖近8000家,提供了外卖菜单、电话、地址等详细信息,让想吃外卖的人随时随地都能下单。

  “如果做在线下单,有的商家你没有跟它打通订单系统,你就不能把它收录进来,用户来了一看,没有想要的那家,就可能走掉了。”孟超认为,另一方面,没有在线下单业务,则不需要在与商家的系统关联上进行投入,有利于轻装上阵,“先跑起来,回头再加。”在线下单仍在孟超的考虑之中,从支持一部分合作商户在线订餐开始,逐渐扩大到所有商户,但是这个目前并不是外卖库业务的重点。

  重点还在外卖信息的收集和整理上。外卖库创立之初,公司员工用扫街的方式,一家一家地找饭店的外卖菜单,再收录整理。这是个体力活,靠这种笨办法,两年时间内,他们将收录商家数从零做到6000多。

  一粒麻辣花生居然成了网购一族的新宠,“黄飞红”看起来线月,淘宝某皇冠卖家在一个月内,就卖出了1万多件210g装的黄飞红麻辣花生。

  “我们大家都爱死了黄飞红,救命啊太好吃了”歌星梁静茹甚至在微博上这样表示对黄飞红的热爱。而事实上,这样的明星“粉丝”还包括辛晓琪等多人。

  黄飞红其实是一款很简单的产品,由主料花生和辣椒、花椒等配料烹制而成。在花生的优质产区山东,普通花生米只能卖6元/斤;黄飞红却大大提高了花生的附加值单以重量衡量,黄飞红麻辣花生25元/斤。

  姜文博认为,要从众多休闲食品中脱颖而出,关键就在于细节上的功夫。在主料花生的选取上,黄飞红的花生精确到了每盎司28-32颗,即大小均匀的每颗花生重量都大约是一克。配料的选择也是如此,“消费者吃完黄飞红花生后,可以用里面的麻椒和辣椒做菜。大家平时很难在市场上买到如此优质的麻椒”。

  真正让黄飞红声名鹊起的是淘宝。2009年,寻求传统渠道无门的黄飞红在淘宝注册了专营店。众多经营方式灵活的淘宝卖家和热衷于网购的年轻人,无意间引发了黄飞红的流行。“黄飞红赶上了好时候”,业内人士认为,黄飞红从推出到热销的时间段恰好踩准了电子商务飞速发展的时点。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塘厦临时工一天一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