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工作20年工资仅380元无奈摆摊卖豆腐

“保安”工作20年工资仅380元无奈摆摊卖豆腐

  “保安”不穿制服巡逻,而在值班室卖电话卡,有时还出摊卖豆腐。月坛北街有居民对这种“不务正业”搞兼职的行为感到不满。昨天,“保安”王先生和居委会都表示,王先生不是保安,仅在传达室看门。由于每月只有几百元工资,王先生无奈表示,业余时间卖东西仅为维持生计。

  读者王女士向北京晨报(微博)反映,小区“保安”经常占用人行道卖豆腐,还在值班室里卖电话卡、饮料等,不但没维持好小区秩序,反而吸引了不少小贩来摆摊,“最近城管查得比较严,这些商贩就到处 躲猫猫 。都是保安不专心值班忙着搞副业造成的,如果他不卖东西,把出摊的时间用于维持治安,门口也不会被小贩围堵变成买卖街。”昨天上午,北京晨报记者来到月坛北街,发现确如王女士所说,值班室前有人在摆摊卖豆腐,但卖豆腐的女士矢口否认“保安卖豆腐”的说法,称“这个小区没有保安”。居民也称“没见到有穿制服的巡逻”。

  进入小区门口的值班室,记者看到房间里的简易货架摆了瓶装饮料、香烟和方便面,窗户上还挂着移动通信运营商代理点的牌子,一位女士正在购买电话卡,卖卡人身着便装正在收钱,但他表示自己不是正式保安,不管巡逻维持治安,只负责看门。看门人称自己姓王来自陕西,今年快50岁了,已在这个小值班室里度过了20个年头。他说,1993年时还没有居委会,小区家委会以月工资300元雇他看管进出的车辆,“这么多年过去了工资就涨了80块,这些钱让我一家子在北京怎么活,要不是因为孩子在附近上学早干不下去了。居委会那边也没和我签正式合同、茶叶店现在赚不赚钱没上保险。如果有人接我的班,我立马走人,随便找个保安的活也比这儿挣的多。”王先生的妻子也在诉苦水,“还有一个大姐上午看门,我丈夫晚上值夜班,我下午帮着他看会儿。我就是业余时间卖点豆腐,要不然哪有钱生活。”

  小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证实了王先生所说,他并不是正式保安,仅在传达室看门,只要查看进出车辆有无小区车证,并帮助居委会定期收取停车费和疏导交通。另有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晨报记者,这个小区目前有三名值班人员,都不是保安,其中两人是院内居民,另一人来自外地,“由于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他们只能靠这种副业养主业的方式来维持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