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选手靠打游戏赚钱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电竞选手靠打游戏赚钱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4月1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信息。电子竞技员成为被官方认可的行业,很多人惊呼:“网瘾少年靠打游戏赚钱的好日子来了。”事实真的如此吗?因为政策刚刚出台,我省还没有通过资格认证的电子竞技员,但有着为数不少的电竞选手,他们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这一职业的吸引力在哪里?到底是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属于高收入群体?为此,记者采访了一些电竞选手。

  “其实社会上对电子竞技行业还存在一些误解和偏见,从本质上说,电竞更类似于体育比赛,而不是纯粹的电子游戏。”说起自己所从事的电子竞技行业,25岁的哈尔滨小伙李吉峰坦言道。

  大学会计专业的李吉峰,从大三开始疯狂地喜欢上电竞,虽然父母不是很支持,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炉石传说》电竞游戏中。四年来,他是全职炉石,黑龙江省冠军,更在2017年全民实力赛中成为北方阵营的队长,获得北方赛区冠军。

  李吉峰坦言,每一个电竞玩家起初都是游戏爱好者,随着游戏水平的提高,竞技欲望越来越强,一些人就成了专职电竞选手。“对于不少网友来说,打游戏是一种放松休闲的方式,但是职业选手会更多考虑积分排名和相关的收入变化。电竞选手需要赢,游戏玩家只是娱乐而已,这就像是篮球爱好者和职业运动员的区别。”李吉峰解释。他属于线上选手,训练时间在圈子里属于较短的,但也要接受每天10个小时以上的训练,一年还要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出差,参加各级游戏职业联赛。而且任何竞赛项目对选手都是有年龄限制的,超过一定年龄,身体反应速度、精力都要走下坡路,一般电竞选手在30岁以后就要退役了,好在他玩的《炉石传说》需要有足够的大局观和心理素质,可以打到40岁。

  31岁的李志强可以算是省内电竞行业带头大哥级人物。他从2002年开始接触电竞,2005年开始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期间拿过几个项目的省冠军、全国冠军。在2008年QPAD单挑赛中国区巡回赛中,更是在与千余名选手海选出的两位玩家和被邀请的14支职业队伍知名主力枪手的比拼中,夺得了全国CS单挑王的称号。几年前,他选择了退役,做教练。2013年,他带领的四名小队员,在TGA全国决赛上以弱胜强,爆冷击败曾经公认的全国冠军。2013-2016年,他带领的队伍连续4年包揽逆战项目大赛70%的冠军,被玩家誉为FPS游戏战术大师。说起职业电竞选手的训练,李志强表示,虽然各个俱乐部时间安排不大一样,但大部分职业队员的训练时间都是10-12时连续到24时。训练时间一般长达12-14小时,而且训练都是系统化的,相当枯燥,并不是随随便便地玩游戏。电竞选手的生活状态,跟许多职业运动员别无二致。

  35岁的于福海在哈尔滨一家科技公司任职,主要做电竞赛事落地的项目管理,在电竞行业已有10年工作经历。小时候喜欢玩黑白机的他最早做游戏推广,后来做竞技游戏赛事,算得上是电竞产业发展壮大的亲历者。他说,电子竞技是概括说法,其实里面分很多项目,也分单人或团队,参赛项目包括“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他表示,“这个职业不是你天天泡在电脑前,就一定能出好成绩,更多的还得看天赋,或是团队配合。”电竞从业者很累,几乎没有休息日。“进电竞圈子,大家最初都是喜欢玩电子游戏的,可是从业后我的很多同事都不玩游戏了。”于福海介绍。

  聊起比赛的事,李吉峰坦言,《炉石传说》这款游戏相对休闲,但想取得好成绩主要看选手对游戏的理解和临场发挥。每天坐在电脑前十几个小时,选手颈椎、腰椎不好是相当正常的。竞技赛场状态不好,李吉峰一般会选择深呼吸,或者喝几口水。如果一段时间状态不好就做一些想做的事,比如跑步、打篮球、打乒乓球或是看电影、听相声。“但竞技选手很少会通过玩其他游戏来放松,也不会特别认真地玩其他款游戏了。毕竟好东西吃多了也会吐,换一种放松的方式比较适合吧!”李吉峰说。

  李吉峰印象最深的是2017年的南北对抗赛,之前大家都是玩个人游戏,备战南北对抗赛时需要打团队赛。具体比赛是每个省的冠军打一个7进2的比赛,南北方各选4个人参加对抗赛。李吉峰7进2比赛北方成绩最好,所以官方选他为北方队长。这就需要他针对不同风格的对手,制定不同战术。“我们在一起磨合了两个星期,因为每个人都是各省冠军,能力都很强,也都有自己的思路,大家在一起商量探讨,建立思路、推翻、再建立,中间也有过很多争吵,毕竟有些对局不是通过一两次实验就能得出结论的。遇到瓶颈时,小伙伴通宵达旦研究对策,直到找出解决方案为止。”结果他们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很多人看好电竞行业,从业人员也往往被贴上了“高收入”标签,真相果真如此吗?据了解,一般俱乐部的职业选手月薪在5000元左右,而线上选手只有两三千元。收入主要与成绩相关,比如李吉峰在2017年获得北方赛区冠军,就获得了20000元奖金。

  说起选手的薪金待遇,李志强介绍,这些年电竞行业发展较好,职业选手的生活也有了一些保障,不会像他当年那样辛苦了。2003年在大庆备战比赛训练两个月,他们6个人一天只能凑出50元的伙食费,挤在3张单人床上睡,非常艰苦,最后却因轻敌输掉了比赛。现在“明星级”竞技选手会有额外奖金和项目分红,如果名气大了,还会有代言费,年收入百万元以上的有很多。

  采访时,记者了解到,第七届英雄联盟全国高校联赛黑龙江省省赛于4月13日举行,省内各高校学子将一决高下。于福海的孩子5岁了,他说儿子这代人一定会接触到电竞游戏,就像我们的上一代人,小时候去河边钓鱼、捉青蛙一样,是很自然的事。

  哈尔滨科学技术职业学院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负责人许占辰介绍,在国内电竞行业发展早期,一些电竞战队在民间自发成立,“在网吧里训练”是普遍现象。而如今电竞行业已经走出了当年草莽生长时期。不光电竞比赛有专门的场地,还有专业的直播、转播设备。电竞从业者也不再是简单“打游戏的”。我省的电竞教育无论是设施设备还是教学理念,在国内应该也是处于领先地位的。对于普通玩家来说,从“玩游戏”到成为电竞选手,意味着选择了一条充满挑战的荆棘之路。要看到金字塔尖的辉煌,也要看到塔基的籍籍无名。理解爱好与职业的区别,你才能给出自己人生最合理的答案。

  挣钱最快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