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重拳整治外贸翻译行业“潜规则”

义乌重拳整治外贸翻译行业“潜规则”

  ◆去年以来已有5名收受回扣翻译以受贿罪被判刑◆正在筹建翻译黑名单数据库供经营户免费查询

  近年来,随着义乌市场国际化水平和影响力的提升,外商来义乌采购商品日益频繁。然而,外贸翻译市场鱼龙混杂,一些翻译屡屡背着公司向市场供货商大肆索要回扣。为打破这一“潜规则”,义乌一些部门联手进行重拳整治。

  “以前我以为翻译拿回扣是天经地义的,今天看了5月3日审理的案件才知道,原来这种行为是犯法的。”昨天,义乌一外贸公司的翻译黄小华对记者说。

  5月3日,义乌市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一起外贸公司翻译收受回扣的案件。公诉人在起诉书中提到:“本院认为,被告人苏彦军身为公司工作人员,在经济往来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回扣归个人所有,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163条第一、二款,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这是去年义乌检察院率先重拳整治外贸翻译行业“潜规则”以来,第五起不法外贸翻译收受回扣被判刑的案子。涉案的苏彦军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回扣达66万余元。

  在义乌,外贸翻译是一个人数众多的群体。外商大部分不懂汉语,对义乌国际商贸城的商品结构、商位布局亦不熟悉,在这种情况下,外贸翻译就起到了桥梁和纽带的作用。在消除外商和经营户之间沟通障碍的同时,他们对外商的购物渠道具有间接导向作用,外商想采购某样货物时,常常得求助外贸翻译。因此,经营户送礼拉拢翻译人员、翻译人员趁机索取“回扣”,逐渐成为义乌市场的一个“潜规则”。

  “他们一般是要货值金额3%~8%的回扣。有的明目张胆索取,不给以后就甭想再经他介绍外商,更有甚者,不给回扣就不让货物装柜;有的则是含蓄地向你表示,也一样无法拒绝。”供货商王勇军无奈地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多数外商不懂汉语,这些翻译就趁机浑水摸鱼大做文章。”

  陈先生是温州人,在义乌国际商贸城经营电器开关。“在我接触过的义乌外贸翻译中,总有一些以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想尽法子要钱,真是防不胜防。”陈先生说,这些翻译除了索要回扣,还会在购物清单上做文章。“很多外商或国内客商会全权委托翻译办理采购,再从国内通过物流公司发货到国外,这时,部分翻译会搞阴阳单。比如,给客商的单子上写着每件货物要20元,给经营户的单子上则写着19元,从中赚取差价。有些批次货物因为数量多,所以差价也大,翻译也赚得更多。”

  陈先生说,因为外贸翻译是经营户们的“招财客”,他们怠慢不得,得对他们客客气气的,偶尔还要请他们吃吃饭,联络联络感情。

  肖强来自河南洛阳,在义乌当一名自由外贸翻译。他以前曾在义乌两家外贸公司工作,掌握了一定客源后,他就自己单干了。说起外贸翻译这一行,他说很多事情并不像普通人想的那样。

  肖强说,在义乌,外贸翻译这行并不好做。不仅同行为数众多,收入也不稳定。“外贸翻译一般都是拿基本工资加提成的模式,而每月基本工资多在1500元左右,所以只能靠平时多接单子。”肖强说,“问题是现在的商人,尤其是外商都太精明,他们会每天不厌其烦地逛市场寻求最便宜的经营户,这样一来,外贸翻译的工作时间被占去了,但单子不敢再接,生怕眼前这个单子跑了。最懊恼的是最后这个单子还不一定能接成。”肖强说,因为这些原因,才让部分外贸翻译把赚钱的目光瞄向了如何在回扣上做文章。

  肖强说,久而久之,这种做法就成了业内的“潜规则”。“有的是明着要,反正老外听不懂,有的是在老外下单后,再回头找你要回扣,少的两三个点,多的九个、十个点也敢提。”

  这个“潜规则”为何在义乌市场横行了多年?一不愿透露姓名的义乌律师说,其实这有不少原因。“据我了解,这种潜规则在我国许多地方都很普遍。首先,按照我国《刑法》规定,翻译人员受贿行为应按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定罪,而且,其犯罪主体必须是具有一定单位的工作人员,但实际上,许多翻译人员属于挂单行为,游离于多家外贸公司之间承接业务。其次,双方当事人多采取一对一方式进行,隐蔽性强,取证难,而且一些外商未必知道翻译的受贿行为;最后,在监管部门和相关法律法规上,我国对此行为约束还显得不够完善。”

  义乌市检察院检察长傅新民表示,如果任由这种“潜规则”泛滥,将会对义乌市场带来不利影响。“这将致使许多市场经营户在商品销路上受制于外贸翻译;加大了外商和经营户的交易成本,损害了他们的合法权益;因受贿行为大多在账外进行,增加了外贸公司的人事管理难度;阻碍市场机制的有效运转,破坏市场资源的合理配置;一些经营户也因营利需要,被逼去生产劣质商品。”

  2011年7月,义乌市首例外贸翻译收受回扣案中,被告人丁科因向巴西客商索取3万多元回扣被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提起公诉,丁科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两年,这起案件在义乌外贸领域引发了一场“强震”。

  随后,我市首家基层检察室国际商贸城检察室开始受理市场经营户反映的翻译索贿问题。

  很快,又有4名外贸翻译因收受回扣先后被批准逮捕,其中一人因收受近60万元回扣,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四个月。

  “打击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更好地规范外贸市场秩序,服务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傅新民表示。

  另据了解,义乌有关部门正在着手制定外贸翻译人员资料查询库和黑名单数据库,建成后将在网络上免费公开,以后经营户和客商只需轻点鼠标,就可知道眼前的外贸翻译是否有“前科”。

  pta实时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