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能为高校管理做什么?

学生能为高校管理做什么?

  那么,在美国高校,学生代表能在哪些地方“插得上话”呢?据了解,美高校学生代表可以参与学校的行政管理,制定年度活动方案,甚至参与大学共治。

  重庆市西南大学校园内,一处墙壁上贴满了“两会你我——提案由你写”的小纸片,写满了学生代表对学校和社会现实的建议和意见。

  10月8日,教育部核准发布了北大等9所高校的章程。其中《北京大学章程》提出,在北大校务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中设有学生代表。《光明日报》刊文称,“学生参与管理是此次大学章程中的一大亮点,是校内民主、成熟教育的体现。”

  近年来,我国一些高校已通过学生评课、评教,校长助理,学生进后勤、食堂兼职等形式,鼓励学生更多地参与到校园事务中来,但学生似乎是管理组织系统中的最末端,话语权仍极为有限。

  那么,在美国高校,学生代表能在哪些地方“插得上话”呢?据了解,美高校学生代表可以参与学校的行政管理,制定年度活动方案,甚至参与大学共治。

  提起美国高校里的学生代表,他们最主要的职责便是“为同学请命”。而这样的学生代表在学校举办文化活动时尤为常见——想办什么类型的活动丰富在校生的校园生活,当然先要听取学生的声音。

  美国大部分高校都有负责校园活动的学生团体,其宗旨即为丰富在校生课余生活而筹划各类大型活动。比如美国堪萨斯大学,每年在开学时举办的校园嘉年华活动,即是由学生组织作为学生群体的代表一手策划统筹。该组织的代表都是在校学生,他们均是通过自愿报名成功进入该团体的。这些学生代表需要定期聚在一起根据师生的兴趣商讨学期活动方案。当活动方案确定后,代表们还需要共同协作将方案付诸实施。如与学校相关部门沟通、计算活动开支、申请项目经费、租赁场地、宣传活动等,各种事宜均依靠这些学生代表亲力亲为。假如在活动实施过程中出现意见分歧,最终由全部学生代表投票表决。

  在这样一个自治的学生团体里,放手去做的学生代表们,既能代表广大在校生发出自己的声音,又能在组织活动的过程中锻炼自身的综合能力。更重要的是,对于学校而言,这无疑是一种节约人力和物力的有效途径,何乐而不为呢?

  学生是最了解校园、学校氛围、学校设施及服务的人,是高等教育的实际消费者,在国外,学术性与非学术性校园事务均有学生代表参与其中。学生代表手中握着的“重权”,在校园事务中占据一席之地。对高校而言,学校向学生最大限度地提供符合需要的服务时,莫过于让学生亲自参与到与其有重要关系的管理事项中,将学生的意愿反映、落实到管理事项中。对于学生代表来说,也是“一种学习过程、一种社会体验、一种公民的民主体验、一种成长的经历和职业的准备。”

  美国乔治敦大学生物学大四学生卡密尔·卢皮基,已经在该校本科生院乔治敦学院的学院学术委员会工作了四年。在2013-2014学年,他成为学术委员会的主席。

  学术委员会拥有16名来自不同年级的学生成员。与普通大学的学生会相比,卢皮基和他率领的学术委员会不插手学生生活,也不举办学生狂欢或文艺表演。他的职责就是与教师、系主任和行政人员就学术和学生学习事务进行沟通,帮助学生反映学业问题。比如学术委员会每年秋季举行的“专业说明会”已经成为品牌活动,学术委员会邀请来自不同学院和专业的代表参会,为选专业、转专业和打算选择双学位或辅修专业有困惑的学生,提供专门的答疑解惑,帮助学生进行专业计划调整。

  除此之外,学术委员会每年负责选出9名学生加入学院本科生录取委员会、学院执行委员会和学院课程委员会,投身更广泛的校园管理中去。这些学生将与系主任、行政人员、教授、招生官等人员一起参与申请资料审核,确保学术政策得到执行,为课程开发、养龙虾要投多少钱新专业设置出谋划策等。

  让学生实质性参与到校园事务中,不少高校都面临两大问题:第一,学生代表要更好地为学生群体发声,肩上的担子并不轻,无论是与教授们一同开会讨论,还是搜集学生意见、与行政部门沟通,都要耗费大量课余时间和精力,如何调动他们参与校园事务的积极性并保障参与质量?第二,学校又该如何挑选出能真正代表学生群体的代表,更好地为学生发声?

  在美国高校中,有一种学生代表是由全校学生通过竞选应征上岗而组成的学生理事会。一般情况下,学校在制定多种校园新政策时,都有学生理事会参与其中,并将代表全校对某些政策提出建议或意见,抑或投票表决。

  以哥伦比亚大学为例,其学生理事会代表有权参与与学生利益直接关联的决策;学生理事会代表需加强教师、行政管理人员和学生三者间的沟通,与教师和行政管理人员合作进行学生项目;学生理事会代表要努力提高学生校园生活质量,培养学生与学校的情感,提升学生的荣誉感,促进多元文化背景下的学生团结。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高校的学生理事会是一个经济上完全独立于学校掌控的学生组织。学生理事会的主要资金来源于每位学生每学期的学杂费,而学生代表对这部分资金还有着分配给学校各学生团体用做活动经费的权利。

  此外,美国一些高校还允许学生代表列席董事会,例如针对翻新教学设施、增设校车路线、为图书馆购买图书等各类事宜进行讨论、建议和审议投票。

  被选出的学生要代表广大学生的利益,一旦他们“玩忽职守”,势必会对学校的管理和运作产生一定影响。这是不少高校学生代表参与校园事务管理面临的问题之一。

  学生代表既然代表的是广大的学生群体,有出众能力的同时,当然也不能脱离“群众”基础。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学生代表由不同学院的学生推举产生。除了推举,如果在年内出现学生代表空缺,有意成为新代表的学生需要集齐至少25名学生的签名支持才有希望获选。

  而佐治亚大学特里商学院设立的管理信息系统咨询委员会,每年都会招募学生代表辅助委员会运作,职责包括制定委员会日程、发送邮件、进行会议记录、审核学生奖学金申请等,为该委员会和管理信息系统系未来发展献计献策。这些工作同时具备创造性和繁琐性,要求学生代表投身委员会大小事务中来,却并不会支付报酬。不过学生代表的职位一直非常“抢手”,因为很多人看好学生代表背后的“返利”。比如学生代表可以与委员会主任一同工作,直接接受委员会主任分配的任务和指导——这绝对能为他们的简历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加入咨询委员会的学生代表还有机会与合作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和招聘人员直接接触,为日后寻找实习岗位和毕业工作做好铺垫。

  在我国,华南理工大学的学生代表甚至“模仿”人大代表实行任期制度。学生代表必须由各学院学生民主选举产生,任期两年。任期内,学生代表须充分发挥“学生代言人”的作用,凭借代表证等有效证件,开展关系学生的各项工作和事务;监督学生会、委员会的各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