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台电脑一软件兼职“刷票党”涌现

一台电脑一软件兼职“刷票党”涌现

  南都讯 “你把身份证号码、姓名告诉我,然后打100块手续费到我的账号中,出票后,你到任意一个代售点或者火车站窗口取票。”2月10日,一名“黄牛”在电话一头详细告诉记者购票的流程,并保证自己的票“都是从内部来的”,不必担心过不了安检。

  自2012年元旦,铁道部推出了12306网站启动网络购票之后,在火车站排队并囤票的“黄牛党”越来越少。今年春运开始以来,记者在佛山火车站走访期间,都没有碰到暗中兜售的黄牛。佛山铁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警方对黄牛兜售无身份信息的车票卡得比较严,因此线下黄牛兜售的现象已经比较少见。

  但在Q Q群、论坛等网络空间,“黄牛”广告信息仍然无处不在,每张100元的手续费也是“业内价格”。只要有紧张的车票供求关系,就有倒卖车票的“黄牛党”的生存空间。打工者大奎告诉记者,自己在广东地区上学工作超过6年,经历了排队买票和网络买票的两个时代,都会因碰上买不到票而求助“黄牛党”,今年不少黄牛已经放弃了排队囤票的老办法,开始坐到电脑屏幕后,学会利用网络技术实现转卖火车票图利。

  虽然不少“黄牛”自称能从内部搞到火车票,但有知情人士透露,这不过是为了招揽顾客而故意夸大自己的能力而已,他们不过是利用高速宽带加上刷票软件的优势,在放票日优先抢票或者捡漏退票。

  今年20岁的小杨还是一名在校的学生,现在还住在学校的宿舍里。今年1月起,小杨开始尝试着借助电脑软件刷票。学过软件设计的他,曾在某移动娱乐平台上为别人刷荣誉度、粉丝量赚过钱,“偶尔在网上看到,有人一直抱怨买不到票,求别人代抢。我第一次抢就抢到了,所以就觉得也不难。”

  春运火车票最热门的抢票日子,小杨每天早晨7点不到就要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查看软件是否刷到火车票。一整天屏幕上都会不断刷新各类信息,一旦刷到票,他马上要在支付时间期限内告知买票者。直到晚上十一点,铁道部网站停止放票,他一天的工作才算是结束。

  小杨说,自己“业务”最忙时,一天曾刷到过5张火车票,到现在他已经刷到数十张火车票,每张收取数十到一百元不等的报酬。“刷了三四个星期才刷到的票,就要收100块。”小杨说。小杨承认自己不是个专业的“黄牛党”,只是把刷票当做兼职,但他说:“我不在乎别人叫我黄牛。”

  “你要买几号的票?我能试试,但是不一定能买到。”和喜欢打包票的普通黄牛贩子不同,小杨并没有向记者表现出有能抢到火车票的绝对把握。小杨的刷票业务也开拓得不算广,但是他在客户中留下了一些好口碑,“他买票很靠谱,熬夜都替你刷,费用可以酌情给。”一名买票者如此评价。

  有新闻称,“职业黄牛”能短时间内囤积大量车票,也能在网络上显示无票的状态下再刷出票。但小杨说,他没有这样的能力,也没有百兆宽带,只有借助刷票软件,不停地刷新购票网页这个办法。“刷票时间最长的一次,花了我一个多月时间,才买到一张从西安前往苏州的火车票。”小杨说。

  他还给记者推荐了一款目前能免费下载的刷票软件,只需要12306网的官方账号和密码就能登录,操作者选定列车的班次之后,就可以近乎每秒一次的速度刷新网页,一旦有余票信息,软件会以Q Q信息、邮件或者飞信等方式通知购票者。他还说,这个软件也可以在外连的服务器上操作,这样就相当于双线程抢票,效率远高于直接在官方网站买票。

  和小杨一样,大奎也是通过刷票软件买上了火车票。不过和小杨通过刷票赚钱不同,大奎有确确实实的购票需求,他的购票经历也是一波三折。大奎是在佛山工作不到两年的年轻人,从在广州上大学开始,他常帮在广东各大工地的河南老乡购买火车票,或自己刷票,或求助“黄牛”。

  今年春节,他原本打算2月13日坐车回家,尽管有60天的火车票提前发售期,他想尽办法购票,也都没有成功。“我发动了5个朋友,同时用手机A pp、登录官方网站、用某号称有抢票功能的网络浏览器等网上常规的刷票手段开始抢票,但是开票短短几秒钟后,一张票都没了。”

  连续抢票两日未果的大奎,无奈只能继续求助“黄牛”。在提供给对方12306网站的账号和密码后不久,“神通广大”的黄牛很快反馈过来,抢到了一张货真价实的火车票。和普通的网上购票一样,大奎凭身份证可在火车站售票口或售票网点顺利取到车票。

  交易过程中,大奎担心的就是上当受骗而被骗取手续费和车票钱。“我也担心在我支付车票钱后,对方迅速地把票钱给在线退款了。”因此在支付手续费和车票钱后,大奎迅速地更改了12306网站的密码,“这算是我防止盗号的手段吧。”

  这次通过黄牛买到了,那下次呢?每次购票都要更改几次账号密码,风险会不会太大?这是横亘在大奎心里的问题。随着回程火车票开售日期临近,大奎决定,也像黄牛一样试试用刷票软件。

  大奎告诉记者,自己在网上搜索到了一款刷票软件,虽然一个注册码的价格是30元,“但比黄牛的手续费便宜。”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很顺利地抢到了回程的车票,随后也顺利地帮助老乡买到了火车票。

  大奎认为,刷票软件的长处在于缩减了不少时间:原本在官网上使用搜索余票、下订单等功能,都大概需要数秒钟甚至数分钟的等待时间,但是用刷票软件,这个时间就可以缩短为零点几秒。不过他也发现软件对每日的购票张数有限制,“每天最多刷5张票,可能软件的设计者也担心刷票违法吧。”

  网上刷票倒卖是否合法?2013年,曾轰动全国的“广东最大倒卖火车票黑窝点”佛山小夫妻,以每张票收取10元“服务费”的价格帮200多名农民工刷票。最后两人被处以行政拘留12天,不追究刑事责任。

  该案的代理律师、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李修蛟表示,代购车票可视同为临时委托代理关系,不等于代售。代购没有利用铁路部门票务系统的便利,也没有使用其他不正当权力,不需要像代售一样要获得铁道部门批准,只需委托人委托就可以。此外,李修蛟认为,处罚这“佛山小夫妻”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代购车票不违法更不犯罪。

  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伪造、变造、倒卖车票、船票、航空客票、文艺演出票、体育比赛入场券或者其他有价票证、凭证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10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佛山铁警相关负责人刘姓政委告诉记者,火车票实行实名制后,车票已经变成针对特定人员的物品,不具备可流转性,不可能再倒卖,所以很难对“黄牛”网上刷票的行为进行定性,因此很难对这些“黄牛”执法。因此目前新式黄牛到底合不合法,还没有定论。仍然有大批黄牛在灰色地带,靠打擦边球日进斗金。

  但相关人士提醒,使用第三方抢票软件需要提交12306官方网站的账号和密码,抢票过程中有密码泄露的风险,建议读者不要轻易尝试。

  期货实训心得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