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8000万青年在主业之外拥有一份或多份“副业”

超8000万青年在主业之外拥有一份或多份“副业”

  有人说,生活压力太大,压得年轻人喘不过气;有人说,朝九晚五、两点一线,上班族已经被抹掉青春的棱角;还有人说,追逐名利让人忘记了年少时的梦想。

  清研智库近日联合南京大学紫金传媒研究院、度小满金融共同发布了《2019年两栖青年金融需求调查研究》。调查结果显示,目前全国在职青年群体中,约有17.34%的人选择两栖生活。按照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推算,当前青年就业群体约为46318万人,其中两栖青年规模达到8031万人,比上年同期增长约9.7%。

  此次调查面向全国开展抽样问卷调查,调查对象以13岁~36岁的青年群体为主,调查范围覆盖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和一线、新一线、二线及三四线人参与。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紫金传媒研究院副院长赵曙光表示,两栖青年把握了主动权,他们工作是因为“我想做”,真正热爱的工作不是一种生活的负担,也不是能力的检验,而是对个人理想的追求和自我价值的实现。

  调查显示,主业月收入在8000元以下的两栖青年人数最多,占比达到53.31%,从主副业收入对比情况看,多数副业收入仍低于主业。但在许多人看来,副业不只是一份工作。两栖青年从不避讳对创收的渴望,但也不止于纯粹的经济动因。

  “是小锦鲤鸭”的本职是测试员,兼职写小说,还开淘宝店,“兼职收入太低了,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还能学到不同的东西。物质提升可能也不多,但多了一点底气”。

  “顺美”有一次去一家小店做眉毛,发现即使是4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店里的生意也很好。“我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觉得这是个生意,而且也很有意思,就想可以试着学学看。”就这样,“顺美”在网上注册了一家店,利用周末时间开始了作为美容师的生涯。因为采取预约制,她把客人都安排在周末。很快,“顺美”发现,自己周末的收入超过了上班的收入,“真的很开心”。

  “莫夫”是位90后,在很多家长都喜欢的单位工作,“那是当年的铁饭碗,每天顶着烈日在现场巡查,拿着当时很高的工资”。现在,白天,“莫夫”尽量提高工作效率;到了晚上,他就是自媒体行业的一名小编,“我深深地知道,如果我每天抱着铁饭碗,早晚会被这个社会淘汰”。

  “两栖”不再是可有可无的主业补充,年轻人愿意为之付出时间和精力。多数两栖青年的工作时间达到“7117”。近八成受访者表示,“主业+副业”12小时以上是常态。为副业更好发展,他们需要不断学习丰富自己,时刻准备着。

  一位在高校从事管理研究的青年教师表示,两栖青年追求自己喜欢的事,从中得到乐趣,本职工作只是为了获得他们生活的必需。他们更想做的是精进他们的技能,并做好自己喜欢的事,同时获得另一份收入。

  赵曙光说:“两栖青年代表了当代青年群体热爱与拼搏的精神,他们向往多职业生涯所带来的自我满足和价值感。两栖生活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重要途径,因此愿意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甚至资金投入去追求想要的状态。”

  调查显示,两栖青年仍以80后至95前人群为主。其中,24岁~28岁占比达到一半。高学历青年依然是“两栖”领跑人群,拥有大专、本科、硕士及以上学历的人群占据两栖青年的主流。

  超过一半的两栖青年居住在一线城市,因为一线城市市场规模庞大,需求变化日新月异,为两栖青年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百度指数地域分布也表明:北上广深及杭州、成都等新一线城市,“两栖青年\斜杠青年”一词搜索异常活跃。

  两栖发展理念进一步为新青年群体所接受,多元化、个性化、标签化的两栖发展诱惑难挡。各类“两栖青年培训班”“斜杠青年培训营”的兴起,也为这一群体的壮大准备了条件。

  与去年相比,以微商、淘宝店主、海外代购、专车司机为代表的传统副业类型热度有所降低。愿意从事商品销售的人群(如淘宝、微商)占比下降约10%,为34.56%;去年排名第二的“家教、私教”则在今年下降到第8位,仅有约4%的受访者选择。

  互联网分享经济、知识付费高潮下,新兴产业不断衍生。小红书达人、专业夸手、数字化管理师、付费咨询师等新兴职业C位出道,成为年轻人发展副业的热门选择,约13%的受访者表示会从事此类职业。

  “叶子”是一名二线城市的私企员工,业余在社交平台发一些穿搭的视频,收入主要看点击量和广告。“GD”坐标三线城市,是一名兼职夸手,“做夸手就纯粹为了开心啊,现实中也有正经的工作”。

  调查预计,伴随第三产业的飞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市场必将迸发出更具时代特征的新兴需求,如AI、无人机驾驶、物联网等全新领域将催生出一系列新兴副业。

  两栖青年对实现人生价值有着强烈的渴望,乐于创业。调查结果显示,超九成人愿意为副业投入资金,超六成人愿意为副业融资,近五成人有融资经历。自我提升(46.01%)、副业项目的周转资金(28.42%)和启动资金(24.04%),分列融资目的的前三位。

  “王哥”的主业是软件开发工程师,副业是乐器音响店主。因为喜欢吉他,3年前他与朋友投资经营了一家乐器音响店,主要售卖吉他还有一些其他乐器,开启了“上班写代码,下班玩音乐”的两栖生活。现在淘宝开店还赚钱吗

  初期为了进货,“王哥”没少把当程序员的工资搭进去,也尝试过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借款途径,进行资金周转。经过3年的用心经营,乐器店的口碑和客源都很稳定,收入越来越好,目前正扩大经营范围,开设乐器培训课程服务周边。他说:“搞副业很累,但将爱好变成收入,乐在其中。”

  “最嗨的人”一直喜欢健身,也一直想发展一项副业。因为工资不多,他从“有钱花”借了一些,空余时间报名参加了专业培训,2018年终于考下了健身教练资格证。现在就利用周末在健身房做兼职私教,收入不比本职工作低,很快就把培训的钱还上了。“以后的事?还没想好,说不定也会开个健身房试试”。

  近年来,“套路贷”“暴力贷”等负面新闻屡见不鲜,两栖青年对借贷商家品牌可信度更加关注。从百度搜索指数来看,网贷平台热度长期不减,网贷平台“爆雷”事件层出不穷,引发大众对网贷安全的持续关注。因此,以“蚂蚁借呗”“微粒贷”“有钱花”为代表的网络小额信贷产品,成为两栖青年从网上借钱的首选。

  调查结果显示,65.47%的两栖青年有将副业发展为主业的计划,副业收入越高,愿意将副业发展成主业的两栖青年就越多。未来,两栖青年将不再仅仅满足于兼职工作带来的金钱报酬,更希望通过副业实现自我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