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A期货行情逆转单月上涨11%但长期上行压力犹存

PTA期货行情逆转单月上涨11%但长期上行压力犹存

  郑州PTA期货主力1909合约从5200元/吨一线日均线日均线合约单日成交更是一度达到570万手。

  而根据价格监测显示,国内PTA现货市场6月份价格呈现先震荡调整后大幅反弹态势,截止6月28日市场均价在6366元/吨,较月初上涨11.34%,同比上涨8.45%。期货市场也同样保持强劲势头,其中6月27日PTA期货主力合约涨停,涨幅达5.02%,报6026元/吨,刷新两个月新高。

  据价格监测,2019年06月大宗商品价格涨跌榜中纺织板块环比上升的商品共6种,其中涨幅5%以上的商品共4种,占该板块被监测商品数的23.5%;涨幅前3的商品分别为PTA(11.34%)、涤纶POY(10.56%)、涤纶FDY(9.92%)。

  短期,来自聚酯环节需求的改善、PTA供应去库、成本支撑的利好,中美贸易摩擦的缓解,令PTA短期走势呈现一波较强劲的上涨。这些利多支撑暂有余力。

  6月中旬后,聚酯负荷已连续两周回升,截止6月21日已达到92.2%的高位,结束了自5月初以来的下降趋势,这种变化显示聚酯环节的需求的到了显著的改善。影响聚酯开工的两大因素,是聚酯品库存和聚酯品利润,其中聚酯品库存是5月初以来聚酯开工下降的主要压力。

  从传导路径看,是“下游织造库存积压织造开工下滑对聚酯品采购减少整体下游淡季表现提前对PTA需求减少”。

  6月中旬后主要的改善来自中间环节,即织造的被动补库带动聚酯品库存的下降,进而提振聚酯品开工的回升。5月时,聚酯品库存偏高时,聚酯厂普遍采取降价促销的方式尽量消化库存,但在买涨不买跌的心态影响下,织造环节的采购基本以刚需采购为主,降价对聚酯品产销率的提振效果不太理想。

  反而6月后,聚酯品在低利润的情况下调涨了聚酯品价格,在买涨情绪的影响下,下游采购情绪提高,聚酯工厂在经过端午节前后的高产销后,聚酯品库存去化明显,并且随着聚酯价格的不断上调,下游被动补库的需求被激发出来。在这种情况下,聚酯品库存下降显著,数据显示目前库存水平分别为,POY1.5天、DTY19天、FDY3天。

  而库存显著改善的情况下,聚酯工厂开工短期进一步下调的动力衰减,随着前期检修的中小装置重启,聚酯开工逐步提升,进而支撑了对PTA的刚性需求。

  聚酯环节的阶段性向好,对应的是PTA供应的不稳定。从PTA与聚酯开工的分化走势看,能够反映出供需错配的迹象,而当需求先与供应回升时,供需偏弱的预期就会在“PTA-聚酯”这个环节有所转向,对聚酯原料价格构成利好。

  具体来看,6月PTA检修涉及的产能在990万吨,其中降负影响产能227.5万吨,后期有670万吨装置计划检修。本周,随着四川能投、蓬威石化装置的重启,处于检修和降负的产能将降至185万吨,受此影响,PTA开工率自6月初出现明显下调,CCFEI数据显示,6月PTA平均开工率最低降至76.8%,低于去年同期78.8%的开工率。随着装置的重启,开工率也回升至目前的82.8%,预计本周PTA的开工率将进一步上升。

  不过7月初,福海创450万吨装置的检修若如期进行,将令PTA的开工率再度回落。尽管下半年PTA新装置投产令产能基数的上调100万吨,但开工率的下降,仍对阶段性供应起到缓解作用。

  需求的回升而供应的减量,令PTA-聚酯这个缓解的供需由偏宽松转为偏紧,这也带动了PTA库存的去化,CCFEI数据显示,6月初PTA库存在106.9万吨,高于2018年同期水平;6月21日,库存降至100.1万吨,虽然同比仍略偏高,但环比呈去化迹象。

  而PTA-聚酯的供需,6月也将呈现小幅去库的状态,1-5月的累库趋势将出现扭转。若聚酯高开工和PTA多检修的状态持续,预计7月,PTA-聚酯的供需仍有望延续去库状态。

  成本端对PTA的影响在二季度表现为“前空后多”,“前空”的表现有分两步。

  第一步,塘厦兼职日结4月以来由于PX价格在恒力石化大炼化装置投产的冲击下,出现了显著下跌,从1100美元/吨一路跌至800-900美元/吨附近,同时,PX-石脑油和PX-MX的加工价差也呈现大幅压缩,而在价差压缩初期,石脑油和MX的价格相对维持坚挺,显示,PX价格的下跌主要是受自身供需偏空预期的影响,而非受原料价格下跌的拖累。

  受此影响,PTA价格也随之下跌,但下跌的驱动来自成本的坍塌,这表现为PTA价格下跌,但PTA加工费却不降反升。

  第二步,5月中下旬受原油价格的下挫,PX和PTA跌势加深。PX在加工费压缩至偏低水平后,对原油价格的敏感度上升,加上自身的供需格局,表现为易跌难涨。PTA则叠加了下游淡季提前的影响,在原油价格的拖累下,PTA环节的加工费出现压缩,这驱动了PTA的第二轮下跌。

  6月中旬后成端转为“偏多”影响。原油价格在50-55美元区间震荡了一段时间,利多集中出现提振了油价上涨信心。即宏观压力暂缓,金融利空暂缓,地缘溢价上行,供需先弱后强。中美双方达成共识G20峰会上举行两国元首会谈,若G20会谈能达成一定程度休战协议,或有助于缓解市场过度悲观预期。

  而原油反弹,令国内化工品在整体氛围好转下也突破前期低位震荡区间。受此影响,PX和PTA价格均出现了止跌。但不同的是,由于二者供需格局的差异,导致在原油相同的提振下,PTA的涨幅要大于PX的涨幅,表现在PTA加工费的修复要明显强于PX。说明,PTA的上行不仅有成本端的支撑,更多的是由于其阶段性供需格局改善的助力。

  综上所述,6月中旬之后PTA的上行是多种利多集中释放所致,加上中美贸易摩擦在此阶段释放了一些缓和的迹象,令下游一致的偏空心态出现了分化。出现了偏乐观的预期,也是在这种市场预期的转变下,PTA将演绎了一波强势上涨。

  目前下游低库存、高负荷开工情况对PTA需求有所拉动,加之成本端原油价格反弹,PTA期货价格短期获得支撑。不过,PTA加工费达到了1700元/吨高位,各方情况都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目前PTA下游聚酯环节表现良好,库存压力释放,生产稳步回升,短期利好期价,但大量新产能投产预期在下半年拉开序幕,PTA较好的利润将不复存在,利空威力较大,但主要在远月合约上体现。

  今年依旧为PTA装置投产的小年,上半年只有四川能投100万吨装置完成新投,但该装置6月初因故停车,至今尚未完成重启,所以虽然5月底投产,但一直没有对市场的供给带来明显增量。

  近期,市场传出新凤鸣250万吨装置在9月投产的消息,虽然与该装置的原计划投产时间一致,但依旧超出市场预期,因为从历史上看PTA装置的投产往往会因故推迟,但今年恒力石化PX装置的顺利投产让市场对新装置投产有了新认识,对新凤鸣PTA装置以及年底计划投产的恒力四期都有所期待。

  由于PTA价格持续下跌,现货加工费也被压缩至1000元/吨左右,1909合约的盘面加工费更是在700元/吨的年内偏低水平,6月国内多套PTA装置不约而同因故检修,而且计划停车23天,虽然部分装置未能按计划在3天内重启,但大部分在6月下旬完成复产。因此,6月中旬的装置检修引发了短暂的货源紧张,同时推高了PTA加工费,而高加工费刺激企业积极复产。

  6月下旬,随着检修装置重启,市场供给明显恢复,装置检修的利多不复存在,可以说这轮集中检修利多影响短暂,不具有持续推涨PTA价格的动力。

  总体来看,大量新产能投产预期在下半年拉开序幕,PTA较好的利润将不复存在,利空威力较大,但主要在远月合约上体现。从近期盘面表现来看,近月合约明显强于远月合约,11月之后的合约反弹乏力,这也体现了未来新产能投产的利空。

  5月底至6月中上旬,因涤丝价格跌至近3年的低位水平,织造企业入市抄底,陆续采购了大量原料,聚酯厂的产品库存迅速转移到下游织造厂,聚酯厂的产品库存降至近几年同期的低位水平,利润也有了明显好转。因此,聚酯行业的装置负荷水平从低位回升,对原料的消耗有所增加,短期直接利好PTA。

  下游织造厂备货了大量原料后,织机的负荷也有所提升,但消费端的利好能否延续,关键在于织造厂的产品是进入了下游纺织服装环节从而流向消费者,还是转化为库存堆放在织造厂的仓库中。目前市场的反映是终端订单情况不乐观,但该利空需要随着时间推移,下游库存逐渐积压,才能逐渐向上传递,对原料市场形成制约。

  从终端纺织服装的零售情况看,今年前5个月的零售明显低于前几年同期水平,可以认为国内消费端不景气。出口数据显示,5月的纺织品出口额同比小幅增长3.55%,服装类出口额同比下滑1.09%,同样表现低迷。另外,中美贸易形势直接关系到是否提高包含纺织服装在内的3000亿美元对美出口商品的关税,从而直接影响纺织服装的出口量。近期不排除部分抢出口的订单出现,这将对上游原料形成直接利好,但能否消化如此大量的织造厂原料备货,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综上所述,近期PTA价格的大涨与聚酯环节库存大幅降低有直接关系,另外原油反弹及中美贸易关系缓和等因素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短期市场多头情绪宣泄,外加期货市场的炒作影响,短期内利好仍将继续发酵。

  但从长线看,聚酯库存转移到下游织造厂后,能否真正被消化,中美贸易关系是否还会出现反复,原油能否继续反弹,各种利多都存在不确定性,随时可能终结多头情绪。从中长期看,PTA加工费回到历史高位后,其他环节的利润微薄,下游追涨受限的可能性较大,同时PTA加工费达到了1700元/吨高位,装置生产积极性较高,部分装置的检修计划可能再度取消,7月上旬福海创450万吨装置检修或令市场供给暂时偏紧,但中下旬装置重启后,过剩压力会再度显现。

  从而制约PTA价格的上涨空间,另外PX和PTA新装置投产的确定性较高,利空在远月合约上的压力较为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