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是白领晚上去摆摊摆客一族望合法“转正”

白天是白领晚上去摆摊摆客一族望合法“转正”

  学生怎样用手机赚钱

  北京12月的一个傍晚,又一轮降温随北风呼啸而来。北京当代、双安商圈,一条以小店著称的“女人街”上,小周小杨夫妻俩停好汽车,打开后备箱,取出毛绒玩具、靠垫、暖手袋等家居小物,或挂在后备箱盖上,或摆在后备箱底。小小后备箱立即变身“车摊”,吸引着来来往往人们的目光。

  小周小杨自称摆客,既不是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也不是下岗失业人员,而是兼职摆“车摊”的白领。据了解,白领正是摆客主体。

  小周小杨打扮入时,帅哥美女组合很抢眼。一辆明黄色“酷派”轿车,即使在一排“车摊”中也很醒目。尽管天气寒冷,家居小物还是吸引了不少路人。小杨说,货是从批发市场进的。做得久了,还有不少回头客。

  夫妻俩是辽宁人。小杨来北京是想学服装打版专业。因为房价贵,生活成本高,白天工作,晚上就出来摆摊。“白领也是打工仔,一个月也就两千块钱。摆摊除了冬天冷点,谈不上辛苦。摊主们在一起还能聊聊天,挺有意思。只是可能有些人不好意思。”

  “刚开始也拉不下脸,慢慢就习惯了。卖东西就是你情我愿的事儿,没啥不好意思的。”小杨笑说,“第一天摆摊,挣了50多块,挺高兴的。”如今小杨已有了丰富经验,正盘算着卖圣诞玩具。

  小杨坦言,摆摊收入不稳定,天气影响大。冬天每天也就挣一两百。但在夏天,货走俏时最多一个月挣过上万元。“不指着它挣大钱,够日常生活开支就行。”

  自称“职业摊主”的小游哥俩也是这里的摆客。小游哥俩是北京人,在西单有店,由母亲照看,兄弟俩每天下午4点到这里摆摊,甩店里的尾货。冬天卖雪地靴,夏天卖运动鞋。商场专卖店里265元的低帮运动鞋,这里仅卖130元。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四五十双。“这里没摊位费,所以便宜。”

  路边停着城管的车,摊却照摆。小游说,城管吃饭去了。每天他们下午来,趁着城管吃饭摆一会儿。等城管回来他们就收摊坐车里。直到9点城管下班他们再摆会儿。

  “城管执法越来越规范了,不像以前抢或者赶摊子了。我们也听话,十一的时候说不让摆就不摆。”小杨说。

  “摆摊的眼都很尖,见着城管5秒10秒就收好摊了。大家都不想跟城管发生正面冲突。他们也不能不管,摊子泛滥就不像话了。互相理解吧,就当给人家面子。”小杨把“理解”两个字咬得很重。

  晚7点左右,城管队员吃饭回来了。远远看见城管在街边露了个脸,摊主们开始互相提醒:“来了来了!”只见小游立即蹲下,麻利地把一双双散在车边的鞋捧到后座,拉下了作展台的车后厢盖,坐进车里,带上门。离街口远一些的小周小杨也利落地收起家居小物,钻进车前座。10秒之内,琳琅满目的“车摊”不见了,只有一辆辆车整齐停放。

  当代商圈的一位城管人员诉苦说,“车摊”难管!摊主一盖上后备箱盖钻进车内,特别不好执法。现在又讲究以人为本,不能硬来。他们也很期待有规范的管理办法,比如给摊主们专门的时间空间。

  路过的市民大多认可“车摊”的存在。“随意逛逛有时候能买到商店里买不到的东西。”李小姐说。住在附近的大妈们对“车摊”颇有好感:“我们出门就走到这街上,要是没了这些摊儿,还真不习惯。”司机赵先生表示:“多数车摊儿摆在便道上,并不阻碍交通。”

  在“摆客”一族中,房炜清很有名。他从今年4月开始摆“车摊”,后来留意到所谓“白领地摊”现象,又看到了传统地摊的一些弊端,就在网上呼吁新的地摊文化,建立“摆客中国”网站,交流货源信息和摆摊经验,提出“摆客公约”。比如“不阻碍交通,不暴力抗法”。房炜清特别希望,摆客逐渐实现自我规范,建立与城管等相关部门的沟通渠道,从而实现身份的合法化。

  中国人民大学周孝正教授表示,对弱势群体来说,摆摊是实现温饱的途径;对白领和大学生来说,当摆客体验劳动光荣,还可以缓解就业压力。城市管理应该转变观念,以人为本,尊重差异,包容多样。干净的市容不一定就美,城市应有人情味和生活气息。(孙佳瑶) (来源: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