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少女陌陌上想赚外快收陪玩费差点遭强奸

17岁少女陌陌上想赚外快收陪玩费差点遭强奸

  上周日,是本报《方方说故事》栏目以及主持人方方我的首场秀,怎么样,各位看官,咱说的故事还挺有意思的吧。

  毫无疑问,在我们的这座城市中,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各种各样真实的故事。这些故事,是社会的缩影,是人生的百态,千奇百怪、五光十色。作为商报跑政法条线的记者,方方恰巧能听得更多,看得更广,于是乎,在悠闲的周日,方方陪伴您一起度过,搜罗这些真实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与您分享。

  “红五月”简直就是个结婚月。每到节假日,稍微上点档次的各大饭店门口,总会杵着一对对新人:一样的笑容、一样的拘谨,机器人般地迎接着客人。

  婚礼多了,小贼们也没闲着,这不,有位“不速之客”在婚宴上既不送祝福也不要沾喜气,纯粹就是为了混进人堆里偷拿桌上的喜烟。

  线点多,饭店里已经开始在为晚上的婚宴摆桌了,烟酒早早地放在了桌上。正当人们四处忙碌时,忽然一个陌生中年男子出现在饭店里,拿起桌上的烟就往自己袋子里放。

  在场的亲朋好友看到这一幕,觉得这位“来宾”狂拿18包中华烟的行为实在有些过了,便上前质问,发现这人大家都不认识,于是便把他摁住报了警。

  没多久,双塔派出所的民警赶到,将这张“老脸”陈某带回派出所调查。几句话下来,刚才脖子还梗梗的中年男立马服软,乖乖交代他是个生意人,因为经营不善,血本无归,至今都没有工作。

  其实,陈某在去年也因为在婚宴上偷烟被警方处理过,如今这回便属于不思悔改,故技重演。目前,陈某已被行政拘留。

  ★方方点评:办婚宴是喜事,但婚宴上有小偷小摸混进来,对于东家和来宾来说,都是挺腌臢的一件事。丢几包烟、几瓶酒损失还不大,万一谁丢了LV、爱马仕的包包丝巾,鼓囊囊的皮夹子也不见了,吃这顿饭不是太闹心?所以说,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同时,安全防范最重要。

  你家的悄悄话或“嘿咻事”,不幸被旁边人听到了,老话怎么讲?对了,答案当然是“隔墙有耳”。

  咱为人处世,谁都不希望隐私曝光,更不愿意有人趁机给你来上一刀。张家港最近发生的一个案子,给了当事人一个实实在在的教训。

  话说安徽人老赵暂住在张家港市杨舍镇乘航街道,因为文化程度不高,老赵对银行的自助服务系统一窍不通,每次需要用钱时他都委托老乡取款。

  5月3日一早,老赵打电话给老乡,让他到家里拿银行卡取钱。生怕对方忘记,老赵还特意叮嘱了银行卡的位置和密码。老赵租住的房间由一个开放式厨房和卧室组成,银行卡就藏在悬挂在厨房吊顶上的空锅里(靠!这位置藏的,老鼠都找不着)。

  交代完老乡,老赵锁上卧室门上班。晚上回家后,老乡告诉老赵没有找到银行卡,老赵对此并没有多想。2天后,老赵前往银行补办卡时才得知,账户内的4000元被人取走,立马报了警。

  接到报警后,张家港市公安局乘航派出所立即展开调查。根据银行监控显示,一名中年妇女在5月3日分两次,将老赵银行卡上的4000元取走。经老赵辨认,女子竟是他一墙之隔的邻居!

  原来,女子叫陈某,37岁,四川遂宁人,在张家港市区一家宾馆工作。5月8日,民警将陈某捉牢。

  那么这个女子陈某,又是怎么知道老赵家的银行卡位置和密码的呢?据陈某交代,当天早上,正在起床洗漱的她,突然听到了老赵给老乡打电话的声音。当老赵将银行卡所在之处和密码一一说出后,陈某的小心思立马活泛了,她暗暗记下了密码,等老赵离家后,迅速进入厨房盗窃银行卡,跑到银行顺利取出了卡内现金。

  ★方方点评:偷了人家的钱,处罚那是自然的,目前,陈某已被取保候审。唉!谁叫你长了一对“贼耳朵”呢。

  不久前的一天上午,昆山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接到110报警,某小区43号楼居民在家中当场抓获一名小偷,而这个人还是他的邻居(得!咋又是邻居作案啊,莫非)。

  警察赶到现场后,黄姓男子对自己闯入他人住宅的事实老实承认。那么,具有本科学历,天使网赚论坛就职于一家汽车研究企业,薪资丰厚的他,为什么还要去偷东西呢?又为什么要盯着邻居家呢?

  随后的调查让警察大吃一惊。警察了解到,黄某的职业涉及锁具研究,出于工作的需要,使他对开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从书本、网络中学到了很多“开锁”的相关知识。在闲暇时间,黄某收集车间废弃钢材,通过企业内的机床设备,自制了一个丁字形的开锁装置。

  事发当天,休假在家的黄某吃完早餐后,恰好听见对面邻居关门外出的声响。心痒难耐的黄某,便想试试这刚刚制作完成的开锁工具,谁知开了邻居家的门刚进去,就给匆匆返回的主人逮个正着。

  ★方方点评:严格意义上说,黄某还算不上一个贼,只是因为涉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被警方依法行政拘留。你看,即使这人啥也没偷,但一双汗脚已蹭进人家里,邻居不找你麻烦才怪呢!

  刘磊和韩梅是表兄妹,年龄仅仅相差几个月,自幼在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爱情也得到了家长的默许,花样的少男少女便在既没有登记也没有举办婚礼的情况下,大大方方住到了一起。

  一年后这对小夫妻生下了儿子,取名刘皓。然而再美好的爱情也经不住柴米油盐的琐碎,生下儿子后,两人的矛盾越来越尖锐,终于发现双方并不合适,决定分手。

  但二人虽未登记,不需要解决婚姻方面的一番纠葛,却有儿子谁来抚养的问题难以协商,于是刘磊一纸诉状告到法院,要求法官帮助解决儿子刘皓的抚养问题。

  最终,在法官的调解下,双方达成协议,儿子刘皓由刘磊抚养至其独立生活时止,韩梅则每年向刘磊支付抚养费4800元,并对儿子享有探望权。至此,这段不被法律允许的“婚姻”才得以了结。

  ★方方点评:这新闻听了让人唏嘘,又是“表哥表妹”们整出的事儿。不过话说回来,“表哥表妹”即使再青梅竹马,的确有很多的不适合。

  婚姻法上说,禁止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结婚,然而有些地区的人们,却仍保留着“姑表亲、夫妻更亲”的观念。

  医学研究表明,近亲结婚,后代的死亡率会有所升高,并常出现痴呆、畸形儿和遗传病患者。

  谁都希望生育出健康聪明的小宝宝,让“表哥表妹”分开再分开,不是非要折磨这段感情,而是消除隐性遗传病发病率、提高人口素质的有效办法。

  “小猪”是个17岁的女孩,平时疯疯傻傻玩得好不快活。“小猪”看到网上经常出现“兼职女友”、“出租女友”的广告内容,于是在手机社交软件陌陌上,发布了一条“七夕兼职女友”的信息,一下子引起了“附近的人”——16岁的少年“南南”的好奇,二人立马攀谈起来。

  交谈中,“小猪”答应“南南”第二天晚上陪他吃饭、看电影,收费200元,“兼职”做他的女朋友,并特别强调不提供色情服务。

  第二天二人见面后,“南南”以要回家换身衣服为由,将她带到一个偏僻处,猛然将她按在地上,准备来个“霸王硬上弓”。“小猪”拼命反抗呼救,“南南”怕了,只好放弃了强奸行为。“小猪”从地上爬起来,整理好衣服后立刻报警。

  吴中法院认为,被告人“南南”违背人家意志,采用暴力手段,强行与女子发生性关系,已经构成了强奸罪。虽说“南南”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没强奸成,在犯罪时已满16周岁未满18周岁,因此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最终,“南南”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3年。

  ★方方点评:不瞒您说,在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的眼前总是浮现出李双江宝贝儿子李天一的形象。同样是混混少年、同样是强奸犯罪,结局却有点不一样。作为一种挺严重的暴力犯罪,强奸该惩罚,但留给受害女子的创伤,也许就是一辈子。

  好吧,还是那句老话:洁身自好哇。作为女性,应尽量避免成为性犯罪的受害者。穿得不要太露、走夜路不要太偏僻、晚上别跟陌生男子独处,这些道理你应该都懂的。既然有男人是色狼,你理应“女儿当自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