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打压现货做空期指获利的论调可以休矣

专家打压现货做空期指获利的论调可以休矣

  近些年,每当 A 股市场出现大幅下跌的时候,市场上就会出现一种观点:有不法分子通过一边打压 A 股,另一边在股指期货上做空,从而在股市的下跌中赢利。这种说法将股市下跌的原因归咎于股指期货,且这个“舆论大旗”在过去几年股市多次下跌过程中一再被祭起,股指期货也一次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事实上,极少有人去严谨地验证这一说法的真伪。只要简单分析一下期现货市场背后的数据,就会发现以上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为了进行科学的分析,我们将指数成分股按照其指数权重从高到低进行排列,依次粗略估算将每个成分股打压到跌停所需的成本、所引起的指数变化以及在对应的股指期货品种上的获利情况。其中,打压成分股需要“吃掉”盘面上的限价委托买单,因此计算打压的成本时需要用到当前价格到跌停价之间所有的委托买单信息。为避免某一日的极端情况,我们对每个成分股最近一个月内的限价委托买单进行了算术平均。股指期货方面,我们假设“打压股票者”提前一个交易日在对应的股指期货品种上卖空,按照目前的交易规则,其用足监管标准可以卖空500 手。为方便计算出期指获利的数值,我们采用了对应品种主力合约的最新结算价。

  下面表1显示了利用上证 50 指数进行估算的结果。为节约篇幅,表中只报告了前十大成分股的情况。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到,打压 A 股并从期指中获利无异于“痴人说梦”。例如,要把权重最大的中国平安打到跌停,需要“吃掉”10.54 亿元的买单,造成指数下降 1.57%,但在上证 50 股指期货的空头头寸上获利不足 700 万元,打压股票的成本远远高于期货上的获利。类似地,如果想把权重第二的贵州茅台600519)打到跌停,需要“吃掉”11 亿元的买单,在期指上才赢利不到 360 万元。再看权重排在第十的农业银行,需要“吃掉” 15 亿元的买单,才能在期指上获利 130 万元左右。事实上,如果有人对前十大权重股一起打压,共需“扫掉”约70 亿元的买单,才能在期指上赢利 2400 万元,资金回报率仅为 0.34%。

  更重要的是,由于有着高达70 亿元左右的持股市值,在打压股票过程中,就算平均卖出价格比原先建仓成本只低 1%,那也是 7000 万的亏损,远远高于期货端 2400 万的获利。换句话说,这种操作不但回报率低,而且有很大的亏损的风险。试问,如果有 70 亿元,拿去买理财产品不是比“操纵”A 股指数风险更小、回报更高吗?因此,在目前的市场环境里,根本不会有人进行打压股票、试图在期货端获利这样费力不讨好的操作。

  沪深 300指数的情况与上证50指数类似,这里不再赘述。下面这张表是用中证500指数的估算结果,表中也只显示了前十大权重股的情况。

  可以看到,中证 500 指数每只成分股的权重更小了,期指赢利的空间也更狭窄。以紫光国微为例,需要“吃掉” 3 亿多的现货买单才能在期指上获利 25 万元。累计起来看,如果有人打压前十大权重股,一共需要“吃掉”13 亿元的买单,才能在期指上获利 270 万,资金回报率约为 0.2%,假设一年可以操作十次的线%,还不如几乎没有风险的理财产品。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打压现货的成本与期指上的获利在数量级上存在巨大悬殊,即便把现行的 500 手期指交易限制放开到 1000 手、2000 手,也丝毫改变不了上述结论。

  可能有朋友会问,可不可以用融券来打压股票价格?答案是不可以。首先,目前全市场融券总量才几十亿,单只股票融券容量很少超过十亿,单个券商单只股票的融券容量就更少了;其次,融券随时可以被券商召回,当你打压股票的时候,券商可能发现价格不合理,此时券商可以买入股票,并要求召回融出的股票,这样从后期股票价格回升中套利。这两个因素叠加起来,使得融券不可能被操纵。

  看完上面的分析,您还觉得打压指数、做空期指是一个具有可行性的金融行为吗?这恐怕只是一个存在于某些不明就里的人脑海当中的“臆想”。

  实际上,不仅现实中不存在打压指数、期货上获利的操作,我们也看不到股指期货能对现货指数造成什么影响。从下表可以看出,从股指期货推出、受限,怎么薅羊毛赚钱再到历次交易安排优化的过程中,上证指数有涨有跌,和股指期货上的政策不存在关联。

  (注:最近一个交易日:股指期货相关政策公布之前最近的一次交易日;次交易日:股指期货相关政策公布之后最近的一次交易日)

  笔者想借这张统计表向读者表明,股指期货的推出、受限跟历次交易优化跟现货股票市场的走势之间并不具有相关性。股市本身具有定价功能,没有股指期货,股市照样能够给企业股票进行定价。股市的走势自有其规律,而不受股指期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