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伙前说一年能赚30万元结果4年还没回本投资人

合伙前说一年能赚30万元结果4年还没回本投资人无奈叹息

  生意场上结识可以合作共赢的朋友原本是好事,可是在投资的时候称兄道弟,到了核算结款的时候却翻脸不认人,甚至不接听电话,这样的事就让白山市民王锡金和赵金成遇上了。10日,记者联系到王锡金了解此事。

  王锡金家住白山市,有两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一位叫李富海、一位叫赵金成。有一位长期租住李富海家房子的房客刘先生,他常年从柴油批发处购买柴油卖给需要给大型机械加油的工地,从中渔利。“2011年7月,刘先生说如果投资50万元,一年就能赚至少30万元,如果好的线万元。李富海和赵金成便每人投资50万元入了股,当时还有另外一位投资人入股。”王锡金听说此事后有些动心。

  “2011年9月,李富海找到我借钱,说给高利息,我一问原来是另外一位投资人撤股了,需要资金周转。”对这笔柴油生意观望已久的王锡金不想失去赚钱的机会,和弟弟商量之后,决定将弟弟家经营的浴池抵押贷款。“9月10日,我拿着贷来的50万元正式入股。”“2011年当年还是盈利的,刘先生第一笔结算就给我们回款30万元。”王锡金说,当时和李富海等人看到这么快就回款了非常高兴,便决定将这笔钱继续投进去当流动资金。“可是到了第二年回款就越来越困难,我们原来进柴油的地方也不再提供批发价。”据王锡金介绍,截至目前,他只拿到36万元回款、赵金成只拿到35万元回款,而李富海也只拿到33万元回款,这些数字距离三人当初各自投资的50万元还相差甚远。

  由于刘先生负责联系活儿,工地的财务部门只与其一人结算款项,而结算的具体数额和时间王锡金等人则无从知晓。“我们怀疑他拿着结算的钱去做了别的生意,赔钱还不上。”王锡金说,目前妻子查出患有卵巢肿瘤晚期,已在吉大二院做了10次化疗,“我想救妻子,可是钱却要不回来。”提起刘先生,第二位投资人赵金成说:“我们找刘先生要钱,他心情好的时候会接电话,但是态度很恶劣,心情不好时候压根就不接电话。”据悉,第三位投资人李富海因患脑出血已经无法参与要账一事。李富海的妻子一纸诉状将刘先生告上法院,然而,由于无法联系刘先生,传票至今无法送达。

  据了解,这3位投资人与刘先生之间并没有签合同,只有投资或回款的银行流水账记录。10日9时许,记者试着拨打刘先生的手机,他很快给记者回了电话。

  “我不认识王锡金,只是和他吃过饭,我跟李富海、赵金成合作做柴油生意,不过王锡金的钱是怎么回事我不清楚。”刘先生说,金十期货直播室目前所有的回款他一分钱也没拿,都给李富海和赵金成回款了,现在延吉那边的工地财务账面上还有130余万元没有结算。虽然刘先生不接电话,但是王锡金仍然想对他说:“哥们儿,当时看你人不错,相信你才投资的,你咋不讲究了呢?如果这笔生意赔了我们就认了,可是咱们心里都明知道没赔。哪怕你把本钱先还给我们,剩下的慢慢再说也行。如果你要不出来钱,就请你多费心办个委托手续,我们出面去要钱。”

  10日13时许,记者就此事咨询了吉林良智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菲菲。“刘先生口头承诺一年能赚30万元至50万元,最好有录音证据。在3位投资人没有合同的情况下,如果事实能证明确实有这个投资项目存在,就属于民事纠纷,可直接诉至法院,要求民事赔偿。如法院传票无法送达,可以申请法院公告送达方式。”如双方有流水往来账目、录音、其他证人证言形成实际合同关系可以按照有合同来维权,建议投资人注意保留相关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