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8点半后不得继续补习禁令下发补习班依旧灯火

晚8点半后不得继续补习禁令下发补习班依旧灯火通明

  原标题:晚8点半后不得继续补习?校外培训机构都执行了吗? 禁令下发 补习班依旧灯火通明

  半个月前,省教育厅发文要求“校外学科类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不得留作业等”,半个月过去了,校外培训机构都执行了吗?答案是:未必。不少小班课,尤其是“一对一”个性化辅导、家教,以及许多网校课程,仍在违规超时补课。

  为何不依规行事?有机构工作人员说,做服务行业,就得满足客户需求,有些家长就喜欢补到晚9点半甚至10点。

  尽管教育主管部门三申五令要为学生减负,但校外补习热依旧“高烧不退”,机构建议:补习结束时间不要一刀切。不过校内老师认为,学生“开夜车”学习易导致效率低下,得不偿失。

  本月初,省教育厅下发通知,要求校外学科类培训机构都要报备上课方案,补习结束时间不能迟于20:30、不得留作业等。所谓校外学科类培训机构,主要是指面向中小学生开展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培训的机构。

  其实,这一规定并非福建首创,而是国务院办公厅从国家层面对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做出的统一要求。

  据省教育厅介绍,目前我省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已进入集中整治攻坚阶段。在厦门,岛内外各区对于校外培训机构的专项整治也都正在持续进行中。根据厦门市教育局此前公布的规划,厦门的校外培训机构集中整治阶段将持续至下月中旬,明年开始将主要进行专项督促和检查,以及梳理总结。

  其中,目前厦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的内容,就包括要求校外培训机构将开展学科类培训的上课时间、内容、班次等进行备案,并向社会公布。

  那么,对于补习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的规定,目前厦门大大小小的机构都执行得如何?

  上周末晚9点45分左右,在思北时代广场附近,一群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初中生刚上完补习班,准备到附近的肯德基小憩,其中一位初二女生说,他们上的是附近一家大型正规补习学校的物理课,“一晚上两课时,从7点半上到9点半,一直都是这个课表,最近也没听老师说过要调时间。”

  在海沧大道上,除了每周一,其他工作日和周末的晚间9点多,也都能看到下了补习班往回走的初中学生。据海沧实验中学初三学生方同学反馈,“补习班里很多大课基本8点半都能结束,但有时候知识点没讲完,或者因为老师排课时间的问题,也经常会加课到9点多,薅羊毛真的能赚多少不过就算8点半下课,有的同学也会留在补习班写作业,所以回家就比较迟。”方同学说,相对于大课,一对一的个性化辅导则要更迟下课,“经常是我们都走了,一对一的还在继续补补补”。

  实际上,不管是岛内还是岛外,过了晚8点半,补习班还是灯火通明的情况并不少见。当然,其中也不排除学生自愿留下来做作业或课后老师与学生沟通谈心的情况。

  总体看来,厦门正规大型补习机构开设的规模在25人以上的补习班,于晚8点半之前结束课程的执行情况,相对而言要比小机构一对一个性化辅导好得多。

  连日的调查中,导报记者发现,许多小型补习机构以及上门家教的课表时间,都存在超时问题。

  昨天,关于“一对一是否可以安排在20:30-22:00进行”的咨询,包括金老师家教厦门校区、厦门学为教育以及其他多家小机构的销售客服都表示,一对一辅导在时间方面完全可以满足家长及学生需求,不过这个时间点岛内一对一上门家教要比岛外好匹配老师一些。

  岛内一家面向中小学生补习的机构课程销售人员说,一对一课程在收费时就已承诺家长可以随时约课,有些学生的课本来就安排上到9点半,有些家长就愿意让孩子上到这么迟。“我们做服务行业的也不容易,除非万不得已,否则都会尽量满足客户需求。”另外,在机构里一些比较受学生欢迎的老师,每天课都排得满满当当,为了上这些热门老师的课,就算把上课时间排到9点半甚至是10点,学生和家长也都愿意。

  此外,在本地高校周边,就算是想补习到晚上10点,上门家教的在校大学生也很好请。

  除了私教,网络直播课的监管也是一个难题。导报记者在一些网校看到,不少课程的下课时间都为晚上9点半甚至10点。

  集大一位兼职家教的小陈透露,8点半下课对于补习来说,其实很早。“上学期我兼职了两份上门家教,时间正好碰到一起,协商之后就轮流来,一个学生从傍晚6点半上到晚上8点,另一个学生从8点出头上到将近10点。”小陈说,这两个学生当时都上初三,就算是补习到10点,他们补习结束之后也没马上睡觉,也是接着学习,所以她认为规定的补习截止时间“太早了”。“不只是我,我们身边一起兼职家教的同学,也有很多都要上到9点以后,这一般都是家长的要求。”

  采访中,有校外培训机构负责人认为,厦门校外补习市场的热度,直接说明了学生、家长旺盛的补习需求,关键在于校外机构有效填补了校内教育无法满足学生“培优”和“补差”个性化需求的原因。该负责人认为,对于机构补习结束时间的规定,最好不要一刀切。“尤其是对毕业班学生,他们需要争分夺秒地冲刺,再比如尖子生,他们本身也乐于学习,学习对他们而言并非压力。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会更好。”

  厦门一中学生家长周女士说,孩子刚开始前几天可能会感到疲惫,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不过因为补习完还要接着写校内老师布置的作业,有时候经常要整到12点之后才能上床休息。

  关于这一问题,省级骨干教师、厦门二中教务处主任祝国华老师此前在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说,学生是否养成良好的作息习惯,对学习效率影响非常大。

  有些学生晚上的学习和作业时间都被补习占用,不得已要“开夜车”写作业或复习到凌晨,常常容易导致第二天白天总有某一个时间段打不起精神,效率极其低下,之后恶性循环,尽管看上去很勤奋,但成绩却不是特别好,往往得不偿失。

  有趣的是,导报记者在近几年高考后的状元采访中发现:这几年诞生在厦门的高考状元,其实绝大多数都表示自己不曾参加过校外补习。比如2015年厦门市文科状元朱志博和同年的福建省理科状元姜麟锟,就都表示从未参加过校外补习,2013年厦门市理科状元张毅也从不上补习班,他说,“最优秀的老师都在学校里,补习班的老师都不在第一线,课堂上,老师已经把最全面的知识都教给你了,没必要再去补习。”(海峡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