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品收购站倒闭过半图

废品收购站倒闭过半图

  废纸、废铁等的回收价格曾一度居高不下,废品收购行业异常红火,但是记者近日调查发现,由于利用废品加工的制造业的大批倒闭,导致下游产业受到影响,过半废品回收站“关门”了,仅番禺区钟村镇就有过半的废品回收站结业。

  昨日下午,记者找到了番禺区金山大道北侧的一家塑料饮料瓶回收站。走过一段蜿蜒曲折的黄土路,眼前出现一座规模颇为可观的“塑料瓶小山”,两名工人正在熟练地挨个撕去原本粘贴在饮料瓶上的塑料纸。一旁,堆放着十多个立方体形状的“塑料砖”——塑料瓶在被压扁后,在硬纸板的固定下成了一个个长、宽、高分别约为100厘米、80厘米和80厘米的高密度“塑料砖”。

  回收站老板娘在探明记者的来意之后开始抱怨:“赔死了!做不下去了。”她向记者透露:每块“塑料砖”重量都在200斤左右。这些饮料瓶来自广州各地,是他们从各个拾荒者、废品回收个体户和其他“下家”那里收购来的。饮料瓶的最终去处,则是东莞一带的床上用品厂,塑料瓶可被分解、加工成为“太空棉”,用于制造被子和枕头。记者在回收站的地上找到几朵“塑料棉”的样品,用打火机点着火,果然冒出一股浓浓的黑烟,并能闻到一股塑料焚烧的臭气。

  据了解,几个月前,床上用品厂给这家回收站的报价还在3元/斤左右;而如今,这个价格却大幅跳水至1.5元/斤。

  跌价的原因何在?——“上家不行了”,老板娘告诉记者,“那些厂要么倒闭了,要么减产了,对饮料瓶的需求量减了大半。”“上家”的生存危机,迅速传导到了废品回收行业各个层次的参与者。大型废品回收行业被压了一半的价格,中型的、小型的和个体散户们都得跟着降价。

  在钟村中学附近,树下的几辆人力三轮车旁聚着一堆正在悠闲打牌的外来工,每辆三轮车车头上都挂着写有“高价回收旧家具、旧家电、报纸、铁、胶,搬家”的木牌。记者上前询问废报纸、铁和胶瓶的价格,只有一人起身“迎客”,他姓施。施大哥的报价低得吓人:报纸3角/斤,厚铁3角/斤,铁皮1角/斤。他无奈地说:“我也没办法,以前大量收购废品的工厂倒闭了很多,现在收了不一定能卖得掉,风险很大。旧家具、旧家电也是,收得到,但不一定能卖得掉。今年6月份的时候,厚铁还卖1.8元/斤呢。”

  记者调查发现,施大哥的报价低于废品回收店的报价,因为他只是个散户,他在收集到一定数量的废品后,就会把货卖给“上家”,而他的上家可能还有“上家”。在这个把废品集中到一起统一卖给工厂的“倒金字塔”产业模型里,每一层从业者都需从中赚取“辛苦费”。因而,越是底层,到市民家收购废品的报价就越低。在离施大哥一里多路以外的一家中等规模收购站,所有废品的收购价都比施大哥要高3角/斤。这3角/斤,便是施大哥拉人力三轮车筹集废品的辛苦钱。这些废品收购散户是一群外来工,他们靠体力赚钱,不仅收废品,还承接搬家生意。眼下,他们宁可一心等着搬家生意。

  施大哥向记者透露,那一带原本有数十家“不挂牌营业”的废品收购站,现在已经倒了一大半。记者走访发现,的确有不少小型收购站“关门”了。到各个小区上门收购废品的阿争告诉记者:“我再坚持干一阵子试试看,旁边的几家都已经关门不干了。我们的销路,是南海的一家造纸厂,以前,我们把货运到南海卖给他们,不愁卖不掉,也不愁卖不了好价钱。现在,那家厂子不需要这么多废报纸了,价格就狂跌了下来。干我们这一行,赚的都是辛苦钱。很多人算了算,都觉得这么辛苦才赚几百块钱,还不如不干。”

  令人觉得奇怪的是,在施大哥打牌的马路对面,是一家旧设备回收店,老板正在与一群运了诸多酒楼厨房设施过去的男子谈话,生意非常红火。他的店里堆满了饮料冷藏柜之类的餐饮业用具。记者看到,有不少饮料冷藏柜都还崭新,并不像是酒楼、饭馆淘汰下来的“废品”,倒更像是新店开业不久就“关门”后低价转让的营业设备。老板给这类饮料柜的开价是1100元/个,并不便宜。

  冰岛破产了,可男人依然享受最高的幸福指数;30年前的工资、物价是啥样的?金融危机来了,连毕加索的名画都拍不出好价钱....更多精彩尽在网易理财!网易理财,理出精彩!!

  微信赚钱路子